<acronym id="ya6so"></acronym>
<rt id="ya6so"><optgroup id="ya6so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ya6so"><center id="ya6so"></center></rt>
<tr id="ya6so"></tr>
<rt id="ya6so"><small id="ya6so"></small></rt>
<rt id="ya6so"><small id="ya6so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ya6so"><small id="ya6so"></small></acronym>
<sup id="ya6so"><small id="ya6so"></small></sup>
<rt id="ya6so"><small id="ya6so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ya6so"><small id="ya6so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ya6so"></acronym>

媒體評李心草之死:真相是告慰這株"心草"唯一方式

發布時間: 2019-10-13 13:26:49 來源: 東方網 欄目: 社會新聞 點擊:

原標題:昆明女學生李心草之死,警方的失職令人觸目驚心!“現在報警都要通過微博了嗎?”在李心草生命停止的一個月后,警方成立...

原標題:昆明女學生李心草之死,警方的失職令人觸目驚心!

“現在報警都要通過微博了嗎?”

在李心草生命停止的一個月后,警方成立了工作組開始核查,然而已經公開的監控視頻及親屬的哭訴,讓更多網友無法寬容相關警務人員的不作為乃至胡作為。不得不說,網友的剔骨言語,對于仍奮戰于一線的公安干警來說,不僅不公正,而且聽來有戳心之痛。然而,相對于逝去的生命而言,這輿論的重壓,問題不在網友的偏激,而在涉事警員的失職。

這是一起令人懸心的命案,事涉一名剛剛成年的女學生。在明確掌握了當晚監控錄像的前提下,警方給出了“喝醉酒自殺”的定性,并未立案就草草了事。而到目前為止,通過證據將案情公之于眾的,都是被害人家屬的“偷拍”和自行查訪。

在這里,我們不能肯定地說,家屬沒有因親人逝去的精神打擊而有失偏頗的可能,然而,當監控錄像擺在眼前,而家屬又向警方指出了問題所在的情況下,當事公安人員的反應仍然令人失望。

李心草母親在“控訴書”中寫到,家屬指出監控問題時,警員的解釋是“看視頻資料是跳躍著看的,沒有注意到這一細節?!倍盏郊覍倭刚埱蟮膸滋旌?,又給出了“能不能立案要看上面怎么定性”的說辭。更可恥的是,其還將涉事打人男子“威脅”警務人員的消息告知了家屬。

家屬的陳述是令人痛心的,李心草母親的控訴書可謂字字泣血,也因此,字里行間體現出的警員的麻木不仁也可謂處處令人心寒。不能第一時間發現命案中的破綻已是失職,被害人家屬指出問題所在后敷衍了事豈能容忍,而與此同時卻聲稱遭到了涉事人員的威脅,這又何其荒誕!

“相約自殺”的人,在警局中威脅警察,面對這樣的情況,相信但凡有正常思考能力者,皆應對事件有所覺悟。然而,警方卻依然放任了事,讓家屬最終只能通過網絡發帖才能找到控訴之門!

在看完李心草母親的控訴書之后,相信不少人皆與筆者有同樣的懷疑,這樣的事情是真的嗎?“9021年”了,公安人員可以荒唐到這樣的地步?然而我們可以暫時拋開受害人家屬的情緒化言論,卻無法無視業已擺在眼前的視頻證據,以及公安人員在親屬強烈要求下仍未尸檢、未立案的事實。

在李心草事件引發熱議之后,有媒體評論稱,當地公安成立工作組意味著離真相進了一步。然而,就被害人家屬的控訴而言,盤龍公安是否還具有“公正調查”的公信力,已然值得懷疑。但我們仍愿相信在輿論監督之下,工作組能對公眾關切給出一個交代,這是對國家公安機關的尊重,也是對當地公安基本職業信仰的信任。

發現真相的道路有千萬條,但前提是睜開發現真相的眼睛?!靶〔荨彪m小,卻是每個母親的“心心”,生命無價,所以調查責任重于泰山。我們將持續關注李心草事件,讓真相水落石出,是告慰這株“心草”的唯一方式!

本文標題: 媒體評李心草之死:真相是告慰這株"心草"唯一方式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bjshths.com/sociology/201910-551234.html

如果認為本文對您有所幫助請贊助本站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微信掃一掃贊助

  •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  • 微信掃一掃贊助
  • 聲明:凡注明"本站原創"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,版權均屬新都新聞網所有,歡迎轉載,但務請注明出處。
    無錫垮橋:1個超負荷的鋼材城和1座橋梁的“猝死”山東“反殺”案一審開庭:診所6人反擊持刀闖入男
    Top 图木舒克| 宝鸡| 榆林| 海南海口| 黔南| 汕尾| 铜川| 日喀则| 牡丹江| 咸阳| 河北石家庄| 来宾| 茂名| 台山| 聊城| 晋江| 扬中| 潍坊| 南平| 寿光| 果洛| 曹县| 嘉善| 绵阳| 通辽| 常州| 海东| 德宏| 廊坊| 招远| 汕尾| 博尔塔拉| 万宁| 海宁| 仁怀| 扬州| 通辽| 三沙| 雅安| 鄂尔多斯| 瑞安| 阿拉尔| 澄迈| 芜湖| 扬中| 临汾| 四平| 巢湖| 广州| 荆门| 雄安新区| 舟山| 山南| 东海| 海西| 果洛| 济南| 垦利| 醴陵| 吴忠| 台中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永州| 库尔勒| 抚顺| 达州| 吉林| 雄安新区| 安阳| 雄安新区| 嘉善| 吉林长春| 秦皇岛| 武夷山| 莱州| 辽宁沈阳| 新乡| 衡阳| 辽阳| 醴陵| 克拉玛依| 定安| 五家渠| 徐州| 福建福州| 塔城| 许昌| 深圳| 鸡西| 宣城| 南平| 资阳| 茂名| 黑龙江哈尔滨| 广元| 北海| 平顶山| 诸暨| 湖北武汉| 淮北| 汉川| 沛县| 灌云| 镇江| 岳阳| 盘锦| 宜宾| 湖南长沙| 宜宾| 绥化| 正定| 丽水| 河北石家庄| 济南| 酒泉| 武夷山| 淄博| 迪庆| 达州| 招远| 日土| 榆林| 诸暨| 吉林长春| 安吉| 霍邱| 盐城| 吉林| 濮阳| 深圳| 和田| 青海西宁| 柳州| 宜春| 三沙| 漯河| 巴音郭楞| 大连| 泰州| 商丘| 天门| 茂名| 高雄| 灌南| 诸暨| 洛阳| 姜堰| 孝感| 新余| 衡阳| 淮南| 凉山| 泉州| 荆州| 日喀则| 承德| 阳泉| 甘肃兰州| 随州| 澳门澳门| 马鞍山| 台山| 鹤壁| 灌南| 苍南| 牡丹江| 安阳| 日照| 兴安盟| 淄博| 燕郊| 海拉尔| 兴安盟| 襄阳| 克拉玛依| 廊坊| 林芝| 松原| 台州| 深圳| 永新| 庆阳| 咸阳| 万宁| 汝州| 海北| 周口| 泗阳| 龙口| 香港香港| 十堰| 克拉玛依| 绵阳| 海宁| 霍邱| 定安| 钦州| 济源| 遂宁| 临猗| 柳州| 眉山| 广饶| 安岳| 江苏苏州| 东莞| 雄安新区| 白银| 清徐| 莒县| 湘西| 日喀则| 十堰| 佛山| 泗阳| 宿迁| 开封| 钦州| 邹平| 临沧| 昆山| 安岳| 江门| 湛江| 宜春| 涿州| 三亚| 湖南长沙| 启东| 定州| 宝应县| 资阳| 驻马店| 朔州| 常州| 和县| 巢湖| 江苏苏州| 巴彦淖尔市| 晋城| 通辽| 嘉峪关| 广西南宁| 盐城| 桐城| 信阳| 茂名| 台湾台湾| 保亭| 泗洪| 迪庆| 龙口| 四平| 平顶山| 姜堰| 临海| 德清| 桐乡| 三沙| 宣城| 三明| 株洲| 滨州| 铁岭| 涿州| 宜宾| 台中| 海南海口| 防城港| 乐清| 武夷山| 常德| 阿勒泰| 十堰| 锦州| 中卫| 秦皇岛| 锡林郭勒| 江门| 瑞安| 莒县| 杞县| 清徐| 乐山| 宜昌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仙桃| 葫芦岛| 海东| 吉安| 酒泉| 台山| 海丰| 深圳| 荆州| 浙江杭州| 海拉尔| 惠东| 开封| 白城|